<ol id="hbxa7"></ol>
      <ol id="hbxa7"></ol>
    1. 歡迎光臨青島安防協會網站,您是第 位訪問者

      驚呆!AI數字人迎戰“高考”,1秒創作1篇命題作文!

      2022-06-13

      6月7日,全國高考拉開序幕,一位特別的考生也參加了本屆考試。

      在5月31日百度“用AI助考”計劃同期發布的AI數字人度曉曉,挑戰全國新高考一卷“本手 妙手 俗手”作文題,寫出了這樣一篇名為《苦練本手,方能妙手隨成》的文章。

      圖片

      “度曉曉”生成的文章

      曾擔任北京高考語文閱卷組組長的申怡表示,此次度曉曉的語文作文可以給到48分左右的成績?!白魑木o扣主題、立意明確,結構完整、語言流暢,而且還善于引經據典、使用修辭手法?!睋?,根據歷年情況,獲得48分及以上作文成績的考生,僅占不到25%。

      不僅作文質量不錯,度曉曉寫作文的效率也很高,僅需40秒就能根據作文題創作40多篇文章。人工智能業內普遍認為,高考作文這類長文本寫作對于AI挑戰很大,不僅要求邏輯連貫、主題清晰,還需具備較高的可讀性、創造性。此次度曉曉的“成績”也意味著AI技術的“高考通關”,AIGC(AI創造內容)元年已至。

      AIGC,技術驅動的內容生產

      AIGC(AI generated content)即由AI生成內容?;ヂ摼W創作者生態的發展可以分成四個階段:專業生成內容(PGC)、用戶生成內容(UGC)、AI 輔助生產內容、AI 生成內容(AIGC)。

      “專業生成內容”不難理解,早期的互聯網blog到今天的微信公眾號都是典型的專業性內容代表。到了Web2.0時代,“用戶生成內容(UGC)”的大背景下,用戶成為了非常重要的生產力概念,從“優酷”、“土豆”之類的早期視頻網站,到今天的“B站”、“YOUTUBE”、“微博”,甚至到“魔獸世界”、“王者榮耀”等網絡游戲,用戶不再是單純的“訪問者”,而更多地變成了其內容主體。

      PGC、UGC的興起,使得內容產業的繁榮度邁上一個新的臺階?,F在,AI技術的發展正在對內容創作起到更加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例如,對于有很高門檻的繪畫創作,AI可以進行輔助,讓作畫變得更容易、更具個性。

      AI輔助創作的梵高《星夜》

      AI還可以進行直接的內容創作——這是對AI繪畫引擎輸入“千與千尋”后得到的結果:

      輸入“千與千尋”得到的AIGC

      AIGC的“含金量”有多高?

      AIGC此前在安防行業也曾“名聲大噪”。在人臉識別在業內大火的時候,就曾出現過Deepfake這種基于AI的“換臉”技術。

      人臉特征掃描建模示例

      如果說對照片進行“換臉”是PS也可以完成的“沒啥技術含量”的造假,那么AIGC能做的可就“厲害了”。DeepFake并非使用的是低級的拼接技術,它的過程是將人臉關鍵特征建模,將人臉數字化。

      建模后就是學習,通過大量目標人物的視頻,可以采樣出這個人各種表情的特征,也可以根據公共數據庫將其他未能采集到的特征補足,學習越多,就會越逼真。

      最后就是動態拼接,比如“演員”臉型和目標人物臉型差異比較大,那么就要將目標人物的模型修飾后動態拼接到“演員”身上,并且過渡必須自然。

      圖片

      施瓦辛格和史泰龍被“無縫”換臉

      AIGC 已在數字孿生、元宇宙構建方面突破

      雖然諸如Deepfake的技術有可能被用來鉆營人臉識別的技術漏洞,但技術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。

      目前大部分流行的影視、音樂作品和游戲、娛樂作品都是 由專業團隊創作。然而 PGC (專業生產內容)成本較高且產能有限,UGC(用戶生產內容) 模式降低生產成本,并滿足個性化需求,同時在一定程度上解決 PGC 產能瓶頸,目前以 TikTok為代表的 UGC 平臺正快速破圈發展。

      數字孿生是對現實世界的動態復刻。數字孿生以數據和模型的集成融合為基礎與核心,在 數字空間完成對于現實世界的實時映射,同時基于數據整合與分析,推演下一步變化的趨勢。該技術最早于 1969 年應用于航天領域,伴隨技術的進步, 在工業、城市管理等領域實現較廣泛的應用。

      目前AIGC在智能制造與智慧城市領域都已獲得應用。智能制造方面,數據集成、多模型構建、高實時交互等技術能夠幫助企業實現生產流程可視化和業務數字化,打造高度協同的上下游企業間生產制造鏈條;智慧城市方面,多源數據融合技術、多尺度建模技術、三維可視化技術可以構建城市副本,助力城市時空信息管理和高效指揮。

      AIGC不但能實現物理世界的數字化,同時也能實現人的數字化。類似“度曉曉”的數字人還包括各類虛擬新聞主播、主持人、線上服務員,甚至還包括一些虛擬偶像。

      在移動互聯網普及下,內容形態也不斷豐富,文字、圖片、音樂、短視頻、直播、游戲,內容需求無處不在,用戶每天消費的內容不斷增加,對交互的形式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    如果說,UGC、PGC是Web2.0時代的標志之一,那么AIGC將是Web3.0的重要標志,AIGC的興起也是通往元宇宙的必經之路。

      因為不同于數字孿生僅對現實世界進行映射,元宇宙要求更多形式和數量的內容在虛擬世界被創造,當PGC、UGC的創作者數量和能力成為瓶頸時,AIGC將更多得替代人力創作繼而推動其發展。

      長期來看,AI+內容生產將彌補數字世界內容消耗與供給的缺口。雖然目前 AI 在內容方面以輔助創作為主,但伴隨數據、算法、算力等要素持續迭代,AI將可以成為創作的主體。

      (轉自CPS中安網)